松石綠地粉彩纏枝蓮福壽紋葫蘆瓶該怎麼來鑒定?

文章附圖
歐洲收藏中國藝術品具有悠久的曆史,自十五、十六世紀航海時代的開啟,歐洲對東方文明的追慕從未停止。其中被稱為“白色黃金”的中國瓷器,更是作為上流社會的奢侈品與地位的象征,被曆代歐洲皇室貴族珍藏。而随近世的鼎革變遷,大量的清代官窯珍品傳至歐洲,如今在歐洲為人所熟知的如東方陶瓷學會、大維德基金會、放山居莊園等諸多公私收藏,可謂包羅萬象、質量齊觀。就今日的藏界而言,那些源自歐洲的藏品往往已于藏家手中傳承數代,更不乏鮮見于世的頂級珍品,讓世人領略到中國藝術的往日輝煌,尤其是清代的官窯瓷器,更是備受藏家矚目,本品即屬其一。
本品取自葫蘆形态,寓意“吉祥圓滿”,兩球相接,大肚小口,圓中見方,造型至為規緻。通體内外以松石綠釉為地,上施粉彩紋飾。底書“大清道光年制”紅彩篆書款。瓶身以西番蓮紋為主飾,中心突顯蓮心托壽桃紋,其上見粉色祥蝠振翅左右,口銜“卐”形绶帶結,寓以“福壽萬代”之意。祥蝠生動寫實,纏枝婉轉舒展,枝蔓之間飄出五彩祥雲,繁複之中見雅緻,柔美而富麗。本品除主題紋飾外,口沿、束腰、近足處均加飾金邊,并于黃地上繪如意雲頭紋、變形蓮瓣紋,束腰處以一周粉色卷草紋帶作裝飾,綴以藍色小花,平添絢麗雍容。觀之整體,紋飾構圖講究,主次分明。松石綠釉淡雅勻凈,與諸彩相互協調,清新悅目,絢麗而不俗。其繪畫細緻工整,祥意十足,彰顯着皇家工藝的精湛嚴謹與富麗堂皇的宮廷氣質。
據唐英所撰《陶成紀事碑》記載,瓷仿銅胎掐絲琺琅器應為乾隆時期首創,後嘉道二朝沿燒。縱觀此三朝禦瓷器,運用此法俱是品格不凡者,本品便屬其一。其雖意仿銅胎掐絲琺琅彩,又寓以變化,去之描金,獨以粉彩裝飾突顯瓷器質感,展現出迥然于前朝的獨特風韻。細觀其花瓣與花蕊填色處,色澤濃淡交替,似潤筆暈染,于端莊之中呈現出柔美氣質,堪稱道光官窯中的别緻之作。
道光皇帝以儉治國,力去奢華,其禦用瓷器一減再減,尤以精簡琢器品類最甚,故存世之物,幾為絕品。而如本品此般飽含吉祥寓意的葫蘆瓶,素為清帝所愛,故于道光朝精簡後仍維持燒造,誠乃清代禦瓷之經典。本品即糅合了道光帝對瓷器顔色“不得過豔”的旨意,又延承了前朝乾隆禦器至尊至貴至美的風采,堪稱為道光官窯的僅見之作。

如此佳逸之作,應是由九江關監督禦窯廠為年節而精心燒造的“禦貢瓷器”,專供道光皇帝禦用。不同于供應宮廷日常所需的“大運瓷器”,禦貢瓷器一年僅有三貢,數量少,且件件俱精。道光七年,九江關監督克蒙額所呈進的年節貢物表中曾記有“金絲琺琅萬年吉慶葫蘆瓶成對”一例。由于道光一朝的九江關貢物嚴格規定僅許瓷器和絲綢二項,而從不見有其他品類,故記載中的“金絲琺琅“應為瓷仿琺琅彩之物,而”萬年吉慶“之紋飾記載,與本品頗為相合,為本品歸屬于禦貢瓷器提供了旁證。查諸典藏數據,尚無相同館藏之例。見蘇富比有一例“清道光松石綠釉纏枝蓮紋葫蘆瓶”,曾著錄于1983年香港拍賣圖錄中,後于2011年紐約蘇富比以高額釋出,此例與本品極為類似,可茲對比。而參閱故宮所藏乾隆朝相類的粉彩葫蘆瓶,可見其工藝之精湛絲毫不遜于前朝,流傳至今日,依然透着大清皇朝華美佚麗而又不失雅緻的氣息。


文章分類: 鑒寶知識
分享到:
關于嘉雍文化
嘉雍核心優勢
嘉雍文化資質
藏品宣傳推廣
瓷器鑒賞
http://m.zhongte11148.cn|http://wap.zhongte11148.cn|http://www.zhongte11148.cn||http://zhongte1114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