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藝術市場背後的資本推手

文章附圖

3500萬美元,一件德•庫甯(Williem de Kooning)1975年的抽象畫作,露面不足兩小時即迅速售出——這是不久前結束的香港藝術周,在我每天步行超過十公裡、奔襲穿梭于不同展覽間,所聽到或見到的數個市場神話之一。

3月27日,“香港巴塞爾”(Art Basel HK)貴賓預展當天,《無題XII》(Untitled XII)刷新了地區展史的最高單品紀錄。盡管代理該作品的萊維格瑞畫廊(Lévy Gorvy),在此後聲稱3500萬美元隻是提供給藏家的報價,而非實際交割價格,但毋庸置疑的是,香港2018年度的首輪藝術周——始于前一晚揭幕的另一大型展會“藝術中環”(Art Central)——已徹底引燃亞洲當代藝術市場。


相比同期雲集“香港巴塞爾”的一衆國際老牌畫廊——誕生于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代理達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村上隆(Murakami Takashi)等數十位一線藝術家的高古軒畫廊(Gagosian);1993年創建、本屆主打傑夫•昆斯(Jeff Koons)大型雕塑并邀藝術家親自站台的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帶來已故藝術家路易絲•布爾喬娅遺作《細胞》(Cell, Louise Bourgeois)、擁有26年運營史的豪瑟沃斯畫廊(Hauser & Wirth)等——成立短短幾年的萊維格瑞可謂新貴,此番先聲奪人的籌碼,是兩位鼎鼎大名的合夥人:全球頂級藝術經紀人多米妮克•萊維(Dominique Lévy)和佳士得戰後及當代藝術部前主席兼國際主管布萊特•格瑞(Brett Gorvy),後者于2016年底離開了供職23年的拍賣行,雙方在紐約強強聯手。

與佳士得齊名的另一拍賣巨頭,蘇富比香港在藝術周期間恰逢春拍預展,也适時地推出私洽單元,從倫敦、紐約運抵的多件西方藝術大師傑作,既有莫奈、畢加索、培根等常見經典面孔,也有時下大熱的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德•庫甯等在内多位戰後藝術家代表。

基于巴塞爾藝術展的全球影響力,紛至沓來的各國收藏家數以萬計。搭順風車辦平行展的藝術機構,除了拍賣行,還包括在港設有分支的部分參展國際畫廊,比如白立方(White Cube)就在同期推出雕塑家安東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個展;而卓納和豪瑟沃斯,則在藝術周伊始舉辦了香港新空間的揭牌展,巧合的是,兩家落址中環皇後大道的同一棟樓。

這座命名為H Queen's 的商廈,屬于港島典型的臨街樓宇——樓體高窄卻五髒俱全,可同時滿足多類商務需求——藝術周期間,不止卓納和豪瑟沃斯,選擇駐紮在此舉辦平行展的品牌畫廊多達八家。現場身體力行的體驗步驟如下:先排隊乘電梯直上17層,從方由美術(Galerie Ora-Ora)開始,再沿安全通道,步行樓梯向下,逐層探索挖掘,踱至5層的卓納畫廊時,也标志着這條别出心裁的觀展路線走向尾聲。單從藝術展的硬件要求而言,H Queen's難免受制于面積和層高兩個關鍵維度,但在确保展品安全的前提下,密集人流的秩序井然,疊置展覽的從容維系,也從側面印證香港地區建築物業管理的高效率與科學性。

上述藝術機構中,已過“知命之年”的佩斯畫廊(Pace)最具代表性。不僅在H Queen's舉辦了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個展,同時還在中環娛樂行的空間宣傳美國八零後藝術家洛伊•霍洛韋爾(Loie Hollowell),再加上巴塞爾主展區和“策展角落”單元作品推介——數展并行有條不紊,其多線程運營能量和資本實力,亦可看作是2018年大舉進軍香港的國際一線畫廊的集體縮影。

在搖擺不定的國際政治、經濟局勢下,32個國家參展,史無前例地彙集248家畫廊,香港巴塞爾的輻射效應是顯而易見的,無論是場内每日攀升的銷售成績,還是周邊平行展井噴的人氣,都極大提振了長期陷入低迷的亞洲當代藝術市場。

隻不過,此輪行情産生背後,實質是以國際一線畫廊為代表的資本,正向亞洲藏家強勢輸送西方當代藝術作品,即具備全球藝術市場共識的“硬通貨”。以本屆香港巴塞爾為例,雖新接納14家亞洲及亞太地區畫廊入場,并辟出“亞洲視野”單元呈現亞洲重要藝術家作品,但實際表現卻未必盡如人意。

“這裡的氣氛冰火幾重天。海外藍籌畫廊在亞洲的影響力日甚一日,本土畫廊也曾經風光無限,現在卻退守邊緣。”一位來自北京的畫廊主,參觀巴塞爾後在微信朋友圈不禁感慨道,“對于多數本土畫廊,很難說參加巴塞爾會是一個愉快的經曆,有時候,幾乎是孤注一擲。下半年或者明年怎麼過,都來不及想了。”另一位在台北、北京兩地從事當代藝術顧問的資深經紀人也表達了類似觀點——從中折射的行業現實是,在一二級市場倒置的中國内地,絕大部分畫廊仍處于舉步維艱的境地,面對來勢洶洶的境外資本,自是招架乏力。

當代話語權漸失的情形,不僅在一級市場發生,在拍賣行主導的二級市場,趨勢同樣明顯。觀察西方幾家主流拍賣行,每年在紐約、倫敦、香港巡展的私洽單元,大多是耳熟能詳的西方當代藝術大師硬通貨,少量比例作品則結合當季市場流行度和全球藏家購買意願做出輪換。遺憾的是,不論如何更替,都難覓中國當代藝術家影蹤——曾依靠本土藏家在國際拍場上締造出一系列價格奇迹的中國當代藝術家,他們十年前在亞洲當代藝術版塊展現的“統治力”,随着市場泡沫的擠壓,業已不複存在。而從蘇富比、佳士得兩大拍賣行最近兩年的亞洲當代藝術夜場成交結果來看,中國當代藝術家已然被日韓集體趕超,甚至在面對東南亞、南亞軍團的挑戰時,也無明顯優勢。

除了雄厚資本的境外藝術機構,巴塞爾展會長期合作夥伴瑞銀集團(UBS),同樣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

作為全球最大體量的金融機構之一,資産高達9000億美元的瑞銀在私人财富管理領域業績顯赫,管理着超過2萬億美元的投資資産,與美銀美林(America Merrill Lynch)、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同處第一陣營。尤其是藝術品财富管理,一直是瑞銀重點開拓的新興業務,旗下擁有專業的咨詢團隊和相對獨立的藝術收藏部門,在其積極參與全球各項藝術展會活動的過程中,直接透過一級市場為客戶購藏藝術作品,并建構起自身近三萬件作品的龐大收藏體系。

在瑞銀對巴塞爾長達20多年的藝術贊助生涯裡,從瑞士巴塞爾,到美國邁阿密,再到中國香港,國際版圖不斷擴大,藝術策略也始終如一:優先選擇頂級藝術資源合作,鞏固西方美術價格體系,保障歐美收藏群體穩定性——站在财富管理的立場,追逐投資收益最大化,并做出成熟合理的金融決策。

在香港巴塞爾高舉高打吸附頂端機構和收藏家的同時,與其相隔不遠的藝術中環展會,則憑借社群互動、實驗藝術和青年創作矩陣的鮮明特色,成為入門級收藏者和香港中産家庭的參觀首選。

事實上,香港藝術周的兩大展會之間,也有着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藝術中環的前身是香港國際藝術展(ART HK),2013年被巴塞爾藝術展收購并更名為香港巴塞爾;2015年,香港國際藝術展的原運營團隊正式推出藝術中環,坐标位于中環的摩天輪下方,與巴塞爾所在地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直線距離不過一公裡,頗有打擂台的姿态。

如果隻看表面數據,本屆藝術中環似乎尚不具備與香港巴塞爾掰手腕的實力:102家參展畫廊,規模不及巴塞爾一半,且以中小型機構為主;開幕夜門票500港元,還附贈一杯香槟,而巴塞爾開幕夜僅門票就售價950港元。此外,在主辦方不對外公布的展位費一項,二者差距也在逐年拉大。通過問詢多位畫廊主獲悉,藝術中環展金2017年标準是每平米670美元,今年微調為685美元;香港巴塞爾則直接從去年的每平米740美元,提至2018年的840美元,升幅明顯。

然而,藝術中環與巴塞爾并存的核心價值,并非簡單的數字量化,而在于其定位的差異化和功能的互補性。這其中,大華銀行(UOB)的資本介入是一個重要轉折點,并使得藝術中環成為香港當代藝術拼圖不可或缺的一環。

大華銀行總部設于新加坡,分行遍布東南亞國家,資産規模超過千億新加坡元。自2017年成為藝術中環首席合作夥伴開始,大華銀行便針對香港當代藝術市場尚無全民普及型展會的缺口,量身定制新的藝術戰略。以本屆藝術中環工作坊為例,觀衆通過在展廳内親身體驗水墨畫作品的創作過程,加深了對藝術的理解和興趣。此外,現場呈現的本土青年藝術社團在舊街商鋪卷簾門塗鴉創作,講述灣仔、上環、西營盤等地港島小店故事的“城市閘志”計劃,同樣符合大華銀行“在社區推廣藝術欣賞”的定位。

交互性強、關注環境生态、借助前沿科技創作的裝置和新媒體藝術,無疑是藝術中環熱度最高的作品類型。如尼安•卡倫(Neon Caron)将AR技術巧妙植入丙烯作品,觀衆下載程序後,即可用手機鏡頭激活每件作品隐藏的動畫特效,虛拟與現實的高度契合,甫一出場即引來新奇體驗人潮,藝術家本尊則興奮地舉着iPad,在夾縫中現身說法。

持續一周的展期,刷新紀錄的39000入場人次,不難看出藝術中環在香港受歡迎的程度,也宣告着國際金融資本對區域藝術市場多元化實踐的又一次成功。


關于嘉雍文化
嘉雍核心優勢
嘉雍文化資質
藏品宣傳推廣
瓷器鑒賞
http://m.zhongte11148.cn|http://wap.zhongte11148.cn|http://www.zhongte11148.cn||http://zhongte11148.cn